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dp新闻消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战区司令赵宗岐邻国“串门”

时间:2019-12-01 04:2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应缅甸军方邀请,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率战区代表团于12月11日至14日访问缅甸。有媒体注意到,以往军区司令员通常都是作为随行人员出访,很少会带团出访。赵宗岐此次出访更是自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应缅甸军方邀请,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率战区代表团于12月11日至14日访问缅甸。有媒体注意到,以往军区司令员通常都是作为随行人员出访,很少会带团出访。赵宗岐此次出访更是自2016年2月七大军区变为五大战区后,战区司令员第一次率团出访。此外,由于近年来缅甸国内局势动荡,临近中缅边境的中国居民深受其害,也使得赵宗岐此行备受关注。

  在今年年初的军事改革中,七大军区被裁撤,重新划设为五大战区。其中赵宗岐领导和指挥的西部战区面积最大,包括西藏、新疆、青海、四川、甘肃、宁夏、重庆等地,与中亚、南亚多个国家接壤,陆疆线漫长,有着重要的军事、外交战略地位。

  作为军改后首个率团出访的战区司令员,赵宗岐此次用10天时间,先后前往了巴基斯坦、印度、缅甸3个国家,这些国家都与西部战区管辖范围接壤。访问的主要议题是谈合作。在巴基斯坦,赵宗岐就西部战区与巴基斯坦军队在反恐、边境管控、部队训练等方面的交流合作深入交换了意见;在印度,他就两军关系特别是西部战区与印军交流合作等事宜交换意见;在缅甸,他表示愿意继续保持两军密切交流与合作,并就中缅边境安全问题与缅方交换了意见。

  在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韩旭东看来,赵宗岐的这次访问意义非凡,他对《环球人物》记者说:“缅甸与我国西南相邻,在西部战区面对的战略方向。赵宗岐这次出访,从国内来讲,对于维护西部地区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从对方国家来说,能够进一步加深、加强两国间由上至下的军事交流,因为由这种地区性战略方向的领导来进行沟通和磋商,会更有利于与周边国家解决一些务实的、具体的问题,对推动边境地区安全具有积极意义。”

  近年来,缅甸战乱频发,流弹越境事件时有发生,殃及中缅边境的中国居民。不久前,缅甸北部多地发生武装冲突,一颗炮弹落入中国境内爆炸,炸出约1米宽、70多厘米深的大坑,而爆炸地点距离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芒市芒海镇设立的缅甸难民临时安置点仅约200米,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由于缅甸政府军与少数民族地方武装发生军事冲突,约3000名缅甸边境百姓为躲避战乱进入中国境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云南当地进行了妥善安置。去年3月,缅甸军机炸弹落入中方境内,造成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无辜平民4死9伤。

  在缅甸,赵宗岐分别会见了缅甸国防军副总司令梭温和第一特战局局长吞吞南,并对缅北武装冲突给中国边民造成伤害表达了关切:“希望缅方加强边境管控,防止流弹落入中国境内。”缅方也向中方传递了将妥善处理边境问题、管控局势、确保两国边境地区稳定、避免给中国边民带来伤害的回应。

  “这种出访能够加强两国之间的沟通,了解相互信息,阐明各自立场,对边界地区的具体问题进行磋商,讨论如何在未来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韩旭东认为,此次西部战区访问团出访,探索了未来与周边国家加强交流的新路子,开辟了出访的新方式,而这种新方式也将会逐渐成为一种常态。

  从七大军区到五大战区,改变的不只是数量和区域,更是职能,这次出访便是职能转变的一种体现。

  据韩旭东介绍,以往的军区是一种综合性组织,既负责行政领导,也负责作战,还负责后勤与装备。因此,军区的行政职能多于作战职能,作战主要由上一级部门统一负责。随着世界军事形势的发展变化,新型的局部战争要求战争力量反应快、动员快、“能量聚集”更集中等。尽管近年来为适应战争发展需要不断改革军区体制,但改革成效依然无法满足现代战争的需要。

  “此外,原来军区主要负责本军区内的陆军,对于空军和海军只能下达一些任务,不具备指挥权,但现在的战区司令能够指挥其战区内所有的防御力量,应对在其战略方向上出现的所有危机问题。”军区着重于陆军作战,其他军兵种配合;战区则重在联合作战,各军兵种融合,真正体现了体系作战的特点。

  “以前在军区,责任权力没有下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军区司令是一种被动式地接受任务。而现在总部机关将权力下放给战区司令,战区司令不仅要积极主动地维护本战略方向的安全,还要积极主动地构建起本战略方向的安全态势,平时要负责本战区的安全问题,战时要负责整个战区的作战问题。所以从维护国家安全角度来说,现在的战区司令比原来的军区司令承担的责任和职能要大多了,任务更重了。”韩旭东说。

  权责更重大,对战区司令员的素质要求也越高。有分析认为,赵宗岐之所以能够成为西部战区司令员,与他的军旅生涯密切相关。赵宗岐长期在西南边陲服役,熟悉西南边境情况。年轻时他参加过与云南接壤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当时身为第14军118团司令部侦察股长的赵宗岐曾率领侦察分队,渗入敌纵深远达10公里,获取了大量有效的情报,立下军功。而后随着职务不断晋升,他也一直未离开西南,先后担任了驻重庆的第13集团军军长和驻昆明的第14集团军军长。这是解放军位于西南地区仅有的两大集团军。2008年,赵宗岐跨区晋升济南军区参谋长,后又接任济南军区司令员。

  此外,赵宗岐还有着丰富的军事外交经验。1989年,时任118团团长的赵宗岐被选调入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进行出国培训和情报专业学习。随后被派任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武官。坦桑尼亚是中国在非洲最为重要的军事援助国之一,任务繁重。赵宗岐在使馆工作了两年,出色完成了任务。

  其他4位战区司令同样拥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其中几位也经历过战火硝烟的考验。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曾参加广西方向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在战斗中荣立二等功,1993年调任驻香港部队深圳基地主任,次年成为123师师长。1999年,刘粤军调任驻澳门部队首任司令员,此后历任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军长、兰州军区参谋长、兰州军区司令员等职,2015年晋升上将军衔。

  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长期在南京军区服役,历任团长、师参谋长等职,2005年7月始任陆军第12集团军军长。2007年12月,他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主管战区民兵预备役、人防等工作,主张在信息化条件下,按体系作战的要求将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防空力量“统起来抓、混起来编、合起来训、联起来用”,实现后备防空力量之间的优势互补,加速后备防空力量整体作战能力的形成。2012年,王教成出任沈阳军区司令员,2014年晋升上将军衔。

  北部战区司令员宋普选入伍后历任济南军区司令部作战部作战处处长、济南军区副参谋长等职。2008年,时任第54集团军军长的宋普选率部参加汶川大地震抢险救灾行动,在形势分析会上率先喊出了“铁军就要啃最硬的骨头,抢最艰巨的任务”的口号。2009年,宋普选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后成为国防大学校长。2014年底,他履新北京军区司令员,2015年晋升上将军衔。

  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是唯一从军区副司令岗位上被提拔的战区司令。他常年服役南京军区,曾任南京军区第12集团军军长,2013年底跨大军区调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2015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和其他4位异地就任的战区司令相比,韩卫国是唯一留在原驻地的战区主官。

  战区司令员出访作为从军区向战区转变过程中,体现出来的一个具体职能变化,赵宗岐此次出访也是为应对国际局势变化、满足自身安全和发展需要而进行的军队变革,韩旭东说,这与适应当前国际军事组织架构新情况不无关系。

  2010年9月,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关于俄罗斯联邦的军事行政区域划分》的总统令,宣布自2010年12月1日起撤销原有六大军区,组建西部、南部、中部、东部和北方舰队等五大战区,并在此基础上成立联合战略司令部。如今,俄罗斯五大战区分别负责俄罗斯一个战略方向的作战任务,一旦所负责的方向出现局部战争,该战区将成为应对局部战争的主要力量。在此,我国与俄罗斯相似,也是按照战略方向来确立不同的战区。

  相比之下,美国的战区则基于称霸世界的战略目标,将全球除南极大陆外分为六大战区,分别是欧洲战区、非洲战区、中央战区、太平洋战区、南方战区和北方战区。其中,欧洲战区是美国全球战略的根基,因为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都集中在欧洲。太平洋战区有朝鲜核问题、印巴矛盾等热点问题,并且近年来太平洋战区的重点逐渐北移,主要目标转移到控制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局势,是美国最棘手的地区。中央战区则控制着世界能源的主产地——中东地区和中亚地区,保卫美国的能源命脉,先后参与了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美国的战区是负责地球上的某一地理区域,而中国和俄罗斯的战区负责的区域是本土,每个战区负责某一战略方向,比如俄罗斯的东部战区主要负责其西伯利亚东部地区的安全。各个战区司令都要对维护本战区内的安全负责,在哪个战区出现问题,哪个战区就要负责。所以针对各个战区战略方向上的国家,战区司令的出访将会越来越多,这也是维护本战区和平、安全的需要。比如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哈里斯就频频出访,和太平洋战区之内的国家进行交流。中国同样如此,根据战区的需要,战区司令也将会逐渐到本战区方向上的相邻国家进行访问等等。不一定非得是出现了问题再去访问,‘串个门’,加深军事交流和沟通、加强军事合作、密切军事关系,这些都将会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韩旭东说。

  “因为中缅边境不断出现问题,赵宗岐作为西部战区的主要领导人,对西南方向的安全负责,他访问缅甸也是必须的、应该的。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这种访问今后将会越来越多,其他战区也将如此。”韩旭东说。

  应缅甸军方邀请,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率战区代表团于12月11日至14日访问缅甸。有媒体注意到,以往军区司令员通常都是作为随行人员出访,很少会带团出访。赵宗岐此次出访更是自2016年2月七大军区变为五大战区后,战区司令员第一次率团出访。此外,由于近年来缅甸国内局势动荡,临近中缅边境的中国居民深受其害,也使得赵宗岐此行备受关注。

  在今年年初的军事改革中,七大军区被裁撤,重新划设为五大战区。其中赵宗岐领导和指挥的西部战区面积最大,包括西藏、新疆、青海、四川、甘肃、宁夏、重庆等地,与中亚、南亚多个国家接壤,陆疆线漫长,有着重要的军事、外交战略地位。

  作为军改后首个率团出访的战区司令员,赵宗岐此次用10天时间,先后前往了巴基斯坦、印度、缅甸3个国家,这些国家都与西部战区管辖范围接壤。访问的主要议题是谈合作。在巴基斯坦,赵宗岐就西部战区与巴基斯坦军队在反恐、边境管控、部队训练等方面的交流合作深入交换了意见;在印度,他就两军关系特别是西部战区与印军交流合作等事宜交换意见;在缅甸,他表示愿意继续保持两军密切交流与合作,并就中缅边境安全问题与缅方交换了意见。

  在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韩旭东看来,赵宗岐的这次访问意义非凡,他对《环球人物》记者说:“缅甸与我国西南相邻,在西部战区面对的战略方向。赵宗岐这次出访,从国内来讲,对于维护西部地区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从对方国家来说,能够进一步加深、加强两国间由上至下的军事交流,因为由这种地区性战略方向的领导来进行沟通和磋商,会更有利于与周边国家解决一些务实的、具体的问题,对推动边境地区安全具有积极意义。”

  近年来,缅甸战乱频发,流弹越境事件时有发生,殃及中缅边境的中国居民。不久前,缅甸北部多地发生武装冲突,一颗炮弹落入中国境内爆炸,炸出约1米宽、70多厘米深的大坑,而爆炸地点距离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芒市芒海镇设立的缅甸难民临时安置点仅约200米,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由于缅甸政府军与少数民族地方武装发生军事冲突,约3000名缅甸边境百姓为躲避战乱进入中国境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云南当地进行了妥善安置。去年3月,缅甸军机炸弹落入中方境内,造成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无辜平民4死9伤。

  在缅甸,赵宗岐分别会见了缅甸国防军副总司令梭温和第一特战局局长吞吞南,并对缅北武装冲突给中国边民造成伤害表达了关切:“希望缅方加强边境管控,防止流弹落入中国境内。”缅方也向中方传递了将妥善处理边境问题、管控局势、确保两国边境地区稳定、避免给中国边民带来伤害的回应。

  “这种出访能够加强两国之间的沟通,了解相互信息,阐明各自立场,对边界地区的具体问题进行磋商,讨论如何在未来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韩旭东认为,此次西部战区访问团出访,探索了未来与周边国家加强交流的新路子,开辟了出访的新方式,而这种新方式也将会逐渐成为一种常态。

  从七大军区到五大战区,改变的不只是数量和区域,更是职能,这次出访便是职能转变的一种体现。

  据韩旭东介绍,以往的军区是一种综合性组织,既负责行政领导,也负责作战,还负责后勤与装备。因此,军区的行政职能多于作战职能,作战主要由上一级部门统一负责。随着世界军事形势的发展变化,新型的局部战争要求战争力量反应快、动员快、“能量聚集”更集中等。尽管近年来为适应战争发展需要不断改革军区体制,但改革成效依然无法满足现代战争的需要。

  “此外,原来军区主要负责本军区内的陆军,对于空军和海军只能下达一些任务,不具备指挥权,但现在的战区司令能够指挥其战区内所有的防御力量,应对在其战略方向上出现的所有危机问题。”军区着重于陆军作战,其他军兵种配合;战区则重在联合作战,各军兵种融合,真正体现了体系作战的特点。

  “以前在军区,责任权力没有下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军区司令是一种被动式地接受任务。而现在总部机关将权力下放给战区司令,战区司令不仅要积极主动地维护本战略方向的安全,还要积极主动地构建起本战略方向的安全态势,平时要负责本战区的安全问题,战时要负责整个战区的作战问题。所以从维护国家安全角度来说,现在的战区司令比原来的军区司令承担的责任和职能要大多了,任务更重了。”韩旭东说。

  权责更重大,对战区司令员的素质要求也越高。有分析认为,赵宗岐之所以能够成为西部战区司令员,与他的军旅生涯密切相关。赵宗岐长期在西南边陲服役,熟悉西南边境情况。年轻时他参加过与云南接壤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当时身为第14军118团司令部侦察股长的赵宗岐曾率领侦察分队,渗入敌纵深远达10公里,获取了大量有效的情报,立下军功。而后随着职务不断晋升,他也一直未离开西南,先后担任了驻重庆的第13集团军军长和驻昆明的第14集团军军长。这是解放军位于西南地区仅有的两大集团军。2008年,赵宗岐跨区晋升济南军区参谋长,后又接任济南军区司令员。

  此外,赵宗岐还有着丰富的军事外交经验。1989年,时任118团团长的赵宗岐被选调入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进行出国培训和情报专业学习。随后被派任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武官。坦桑尼亚是中国在非洲最为重要的军事援助国之一,任务繁重。赵宗岐在使馆工作了两年,出色完成了任务。

  其他4位战区司令同样拥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其中几位也经历过战火硝烟的考验。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曾参加广西方向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在战斗中荣立二等功,1993年调任驻香港部队深圳基地主任,次年成为123师师长。1999年,刘粤军调任驻澳门部队首任司令员,此后历任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军长、兰州军区参谋长、兰州军区司令员等职,2015年晋升上将军衔。

  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长期在南京军区服役,历任团长、师参谋长等职,2005年7月始任陆军第12集团军军长。2007年12月,他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主管战区民兵预备役、人防等工作,主张在信息化条件下,按体系作战的要求将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防空力量“统起来抓、混起来编、合起来训、联起来用”,实现后备防空力量之间的优势互补,加速后备防空力量整体作战能力的形成。2012年,王教成出任沈阳军区司令员,2014年晋升上将军衔。

  北部战区司令员宋普选入伍后历任济南军区司令部作战部作战处处长、济南军区副参谋长等职。2008年,时任第54集团军军长的宋普选率部参加汶川大地震抢险救灾行动,在形势分析会上率先喊出了“铁军就要啃最硬的骨头,抢最艰巨的任务”的口号。2009年,宋普选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后成为国防大学校长。2014年底,他履新北京军区司令员,2015年晋升上将军衔。

  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是唯一从军区副司令岗位上被提拔的战区司令。他常年服役南京军区,曾任南京军区第12集团军军长,2013年底跨大军区调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2015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和其他4位异地就任的战区司令相比,韩卫国是唯一留在原驻地的战区主官。

  战区司令员出访作为从军区向战区转变过程中,体现出来的一个具体职能变化,赵宗岐此次出访也是为应对国际局势变化、满足自身安全和发展需要而进行的军队变革,韩旭东说,这与适应当前国际军事组织架构新情况不无关系。

  2010年9月,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关于俄罗斯联邦的军事行政区域划分》的总统令,宣布自2010年12月1日起撤销原有六大军区,组建西部、南部、中部、东部和北方舰队等五大战区,并在此基础上成立联合战略司令部。如今,俄罗斯五大战区分别负责俄罗斯一个战略方向的作战任务,一旦所负责的方向出现局部战争,该战区将成为应对局部战争的主要力量。在此,我国与俄罗斯相似,也是按照战略方向来确立不同的战区。

  相比之下,美国的战区则基于称霸世界的战略目标,将全球除南极大陆外分为六大战区,分别是欧洲战区、非洲战区、中央战区、太平洋战区、南方战区和北方战区。其中,欧洲战区是美国全球战略的根基,因为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都集中在欧洲。太平洋战区有朝鲜核问题、印巴矛盾等热点问题,并且近年来太平洋战区的重点逐渐北移,主要目标转移到控制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局势,是美国最棘手的地区。中央战区则控制着世界能源的主产地——中东地区和中亚地区,保卫美国的能源命脉,先后参与了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美国的战区是负责地球上的某一地理区域,而中国和俄罗斯的战区负责的区域是本土,每个战区负责某一战略方向,比如俄罗斯的东部战区主要负责其西伯利亚东部地区的安全。各个战区司令都要对维护本战区内的安全负责,在哪个战区出现问题,哪个战区就要负责。所以针对各个战区战略方向上的国家,战区司令的出访将会越来越多,这也是维护本战区和平、安全的需要。比如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哈里斯就频频出访,和太平洋战区之内的国家进行交流。中国同样如此,根据战区的需要,战区司令也将会逐渐到本战区方向上的相邻国家进行访问等等。不一定非得是出现了问题再去访问,‘串个门’,加深军事交流和沟通、加强军事合作、密切军事关系,这些都将会在未来发挥重要作用。”韩旭东说。

  “因为中缅边境不断出现问题,赵宗岐作为西部战区的主要领导人,对西南方向的安全负责,他访问缅甸也是必须的、应该的。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这种访问今后将会越来越多,其他战区也将如此。”韩旭东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